【历史学院20级】故乡的秋天
作者:20级历史学类杨雨欣   来源:投稿    点击数:次   发布时间:2020/11/30
关键字


武汉的秋天,与潜江的确实有许多不同,尽管它们都是位于季风区中心的城市。当泛黄的树叶还颤颤巍巍地挂在枝干上时,秋意便裹挟着风而来,也许没有风来;但秋落下的第一块脚印,总是与第一片落下的枯黄树叶相契合的。


至少在我的故乡,那个名为潜江的城市便是如此。


走过阳逻校道的主道一侧,有时能看见午后的阳光泼洒在两旁的绿化里,斑驳树影间的阳光渗进暗色的地砖里;有时候有风,是微风,“邪风”,而轮到后者来临的时候天气骤然改变。而潜江,相较于武汉却不然它的天气还是挺温和的。


我和刚认识不久的小姐妹手挽着手去踩那些落到地上的树叶,“咵咔咵咔”的声音足以我想起以前还在潜江的时候。那时我也是和好友一起去踩干枯的落叶,听它们发出的脆响,我们手挽手走过潜江的某一条街道,两旁种满高大的梧桐树,树干上涂着的白漆已然掉色到斑斑驳驳;我记得我们一起尝过海盐味的甜筒,记得读了大半的《半生缘》,也记得那几乎是看着我们长大的银杏树。


这也许就是我记忆中的秋天吧。


但当我试图用回忆去构建故乡的秋天时,好友五彩斑斓的画布居然是我记忆中最浓墨重彩碎片。我想起当时我的视线掠过她沾有黑褐色颜料的节,然后聚焦到画布上的那种惊讶感觉。我记得那是一副荷叶图;有着盛夏的娇艳荷花与晚秋的深绿色荷叶陪伴着暮冬的残荷与枯根。


那时,我们头顶是金黄色,脚下也是金黄色;偶尔有风吹下的、飘浮的银杏叶落到的腿上。我记得拾起它们时摸到的干枯叶脉的生涩,闻到的清新草木气味。明明这里只是在曹禺公园一隅的角落,远远地隔着回廊与碧绿的湖水;明明那天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秋日下午——我的记忆却如此清晰。


阳逻校园的水泥地直道向前延伸着,然后隐没在道路尽头的植物里,远处矮楼的墙壁上爬满青碧深紫的爬山虎藤蔓。我对身边的植物,特别是绿化有着超乎寻常的兴趣。


而我的故乡、我眼中的潜江,无疑是一个草木繁盛的城市。


我想起故乡五月的迎春花绽开纤柔绿藤,细嫩花叶和枝蔓自苍翠青葱的春日开始展,的金色花瓣在流水似的春意中淌过......直至蜿蜒到七月的褐色枝干上我走上过一级一级的石阶,看见岔口斜斜徜徉的金色花瓣和丝蕊。


我曾经好奇过那些花到底是什么,但当我向现在的朋友们提起时,却没有多少人感兴趣。我也曾经去寻找过它的名字,竟然意外地契合我的想象。高中时候因为早自习的延迟有幸一睹过簇拥着晨曦的花叶。那时候其实已经临近金丝桃的花期末尾,再次邂逅的景象已不比仲夏。但那天,那一片片仿若熔金的花瓣,被真真正正清晰地刻画在了我心中。


而今,我想起曾经的秋天,我想起那条满是梧桐落叶的街道,想起曹禺公园的金色银杏,想起好友带着笑意的面容我轻抚金丝桃,仿佛抚摸着那回不去的故乡。


(校网「青春飞扬」文学稿投稿邮箱:qingfeiwenxue@163.com。共青团湖北大学委员会宣传部期待您的来稿!)


『责任编辑:查泓印』
本文关键字:

上一条:【第四届摄影征文大赛三等奖】征途 下一条:【历史学院20级】她



编辑推荐
xxfseo.com